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0876.cc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快捷导航
开启左侧

[其他] 不敢辜负的青春

[复制链接]
bielianxas 发表于 2021-9-22 19:16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大二的时候,他的生活就像一幅乱七八糟的调色板——逃课,迷恋网游,喝酒,和外校女生恋爱,很忙,但都与学业无关。$ w+ }% g: Y  L, s
  
8 _! v( G+ l1 z( e# ]% Y( |4 Z1 G" ?  这样的颓废,不求上进,自己并不是没有警醒,只是计划容易,执行好难,他还是会隔三差五地玩个通宵。" p) P1 [( q, W* i6 C. x
  
' ?( I" T; j8 o6 S( r5 U* }  暑假,他原打算在学校补补功课,再打份工,可是女友又邀他参加她们班同学的假期游,无奈,他只好再次搁置计划,登上了开往西安的列车。# N* _: T( L# T0 c4 i5 p
  ! h6 Z) p% \+ J
  正是暑运,车上人满为患,他们只买到两张卧铺票,大家只好轮换着去休息,余下的就在硬座车厢里打扑克,玩得不亦乐乎。
0 d+ w& Z. A8 ?4 `2 z2 p  
4 Y5 m; @" j/ u. l  列车在他家乡停靠的时候,看着窗外熟悉的风景,听着浓重的乡音,有那么一刹那,他想起了在家务农的父母。每次打电话,他们都说一切都好,让他放心,他于是也就真的放下心来,不再心心念念……想到这里,他有些走神,直到有人催促他发牌,他才又沉在游戏中。
: ]4 Z9 T( S5 a/ w$ m6 v" R  
& w! `( J( u; C( A  凌晨三点,他和女友拖着浓重的困意去卧铺车厢休息。人太多,走道里挤满了困倦不堪的人们,有好多农民工模样的人,头枕在编织袋上,昏昏沉沉进入梦乡。, A" V, z/ J. ~) }8 J. @/ ?% ~
  
2 `8 K8 G) W4 \4 L# f, u  在一节车厢连接处,小小的空间里,人们横七竖八地或坐或躺。他忽然像被针扎了一样,大声叫起来,只见他的父亲蜷在角落里,背倚着包裹,微仰着脸睡着。  }$ ^+ g/ Q7 Y" s
  6 I  Y7 x. n% ^/ M" v) p: s2 _
  世界很大有时又很小,他竟会在这里和父亲相遇。
" Z9 A& S0 w$ g. ]) {  6 R4 x4 s4 I; o1 [( f* l. W* q
  父亲看见他也大吃一惊。父亲说,他是去郑州的建筑队干活,农活忙完了,正好出去转转。望着父亲皱巴巴的汗衫,乱蓬蓬的头发,黝黑的苍老的脸,他知道父亲故作轻松的话语,是不想让他担心。
! L; y$ E) D. Z( E7 ]  
- m. \. u& U# y, U  父亲又问他去哪里,他嗫嚅着说出行程,父亲却鼓励他,年轻人就该这样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嘛。想到亮红灯的功课,他不敢看父亲的眼睛。8 {( n" i( \+ N( |8 _
  8 I5 W8 O0 w* s, M  C
  他劝说父亲不要再出去做工,父亲说,劳动惯了,闲不下来。父亲从不在他面前诉说生活的苦,他也很少想过父亲的付出。现在,在这个拥挤不堪的列车上,看着年老的他背着行李卷出外做工,他心里涌起一种难言的酸涩。% m( @7 }3 @% }, h8 h. Q1 N
  & t. f2 @; J7 w5 h0 N
  那晚,父亲在他的卧铺车厢里睡得很香。送父亲下车后,他在自己的口袋里发现多了200元钱,两张皱皱巴巴、浸着汗渍的钞票,让他觉着沉重、烫手。6 z8 j, t3 m8 |7 x2 S
  ' q" u2 q) u- R$ C" u
  他忽然就没有了出游的兴致,那场旅行,他的眼前老是晃动着父亲满是皱纹的面容。
/ j  m3 M6 `' v; ]3 v9 u7 }; I  . ]/ A( c% F( W/ A' C$ |
  从风景区回来,他在父亲打工的城市下了车。天闷热得像个大蒸笼,暑气滚滚,空气里冒着干渴的味道。8 U" i" P4 Z* E% y3 }
  : _3 w# H7 C% @) B' w' }( ?
  在郊外的建筑工地,他见到了正在忙碌的父亲。工地刚施工不久,楼房才建起一层多高,在机器轰鸣声里,父亲正踩着用木板搭起的脚手架,叮叮当当地捆扎钢筋。看见他,父亲急忙从架上下来,心疼地责备他大热的天来工地做什么。看着父亲湿透的汗衫,被暑热熏得黑红的脸膛,他直觉着嗓子发堵,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从他脸上滑下,流进嘴里,咸涩的苦。
2 }0 l" I% a7 X, d  8 \& K# I5 l6 _% ^0 S0 i* I+ u7 @
  正说着话,有工友从身边走过,父亲自豪地介绍:“这是俺上大学的儿子。”那工友又问在学校学的啥?“念的是计算机,开学就大三了。”父亲大声回答,又侧头看看他,一脸欣慰的幸福的笑。2 B$ y" A8 A; \- V; f' g, w, @; u
  * j3 O8 ~  h2 U4 j
  他心里五味杂陈,想想那两门挂科的功课,无地自容。: s7 ]+ U  M. q4 Z
  
( t/ I. }# E  }. W- {3 i  P/ x; }/ r/ f  他在工地呆了两天,才知道,那天父亲在火车上把仅有的钱都留给了他,现在的生活费,是拿工钱代扣。天气那么热,每天强体力的劳动,简单、粗糙的饭菜就是父亲全部的生活内容。他苦劝父亲回家,他留下来做工。父亲有些生气:“俺干庄稼活的,这点累算啥,这哪是你读书人呆的地方,你好好读书,将来有出息,比啥都强。”
8 R" k! s3 `* z' P4 I  
- X5 [' n0 i1 A1 L  这些年,他变得浮躁无比,忘记了自己的来处。如今,父亲烈日下的汗水,一滴一滴溅在他心里,唤醒他沉睡的心。
2 z* {1 V& ~% E3 L; {* k  $ m4 {( }! @3 Z% Z# ]
  那个暑假是他最难忘的一个假期,他突然感觉长大成熟了许多,从此,一步步踏踏实实走好自己的路,和从前顽劣的他判若两人。. [4 }, A# ]/ C- S: V- m
  0 u6 X/ @$ L; G$ z! I
  多年后,当他和父亲聊天,还常常会提到那年夏天,只是,他没有告诉父亲,如果没有那次火车上的相遇,他不知还要挥霍多久的时光。
0 O7 e% A. C. Y4 C  ' ~$ \: H8 Y) _8 |% r3 d" W
  父亲拼尽一生,用全部的心血,浇灌他人生路上的片片绿荫,他怎能再辜负青春。这是从那以后,经常盘桓在他心里的一句话。  
3 n/ a' R: X9 }8 `        北京皮肤科主治医院-北京治疗白癜风要多少钱啊-小孩白癜风-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werp 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werp 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