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0876.cc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快捷导航
开启左侧

[软件] 不是不爱,而是爱的太深

[复制链接]
nengshou 发表于 2021-9-22 19:16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[导读]这世界上有一种爱,本该是一个整体,可被世事如花般给分开,成为另外两个整体。
2 z5 L* d+ l+ m/ V
2 o$ z- m8 _( C+ f1 Q. Y( k8 h# ` 她和他住在一个胡同,青梅竹马。
( V3 L5 C% m: A
7 u2 f) J4 I: Q# ~: U 她比他大两岁,自然上学要比他高两个年级。升高中时,为了她读书便利,便举家迁移。她死活不依,却难奈家中的决定。( H9 ?. C; A; E% i1 F
$ V9 [$ i* X# D2 P% h
穿过那片挺拔的白桦林,他驻足,目光坚毅地对她说:“我很快会来。”眼噙泪花点点头,默默而去。  C: S5 b* ]. [$ S/ r1 O3 I/ `
' e+ e$ X/ N' `2 u
他果然没有食言,不仅如此。他还申请了跳级。学校鉴于他成绩优秀,态度诚恳,批准了。9 \9 _. h9 j5 B. g/ c+ |# ~
, q3 ?3 A; g3 p( H
就这样他们分在同一个班,且做了同桌。除了在宿舍,绝大部分时间他们是在一起的,上课、自习、泡图书馆、晨跑、散步,一如以往的形影不离。- A) R1 u- E& k2 U8 O4 \

1 p* l: a* A; w 人们常说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。一次意外,她出了车祸,在医院里呆了一年,待出院,他已经考到上海复旦。( E! L0 \2 }# G" ^$ V# Z

) Q( E2 _2 {9 G) J5 Z 临行,她去送他,这次换了她在轰隆隆的火车边对他说:我很快会来。他拉着她的手狠狠点头,依依不舍地上了已在开动的火车。0 \% k5 S# c, u% e# q, O
$ A  ]: m) }4 M& ]7 ^3 _
上天常爱捉弄人,她的成绩尽管是一直优异,可是历经那一次车祸以后,体质变得异常差。在遇到大型考试时,神经稍一紧张就会骨头发软,站立不稳甚至是昏迷休克。医生说这是车祸留下的后遗症,建议她读一般大学则可。家人知道她的病,劝她,她不肯。整整读了五个高三:武大录了三次,浙大录了一次,她都没去。嘲笑和不解铺天盖地地向她涌来,连家人都责备她,他也劝她了,她仍执着。
( R; P1 V% p: p& } % \8 H9 S  A: L- H' e* D& \
最后一次终于盼到花开,就这样,她到了他的大学,他已读研。当她从火车下来被他紧紧拥在怀里时,两个人都情不自禁地流泪了。她是开心的,那些逝去的美丽年华,所有的努力和忍耐,在这一刻都得到了补偿。她觉得值了,认为这样就可以相拥一生。 6 d7 \$ i( [+ d3 O( z9 V
/ N' h8 z- I: X; h! z/ a+ U
  她毕业后,两人在同一家大医院工作,日子如丝绸般光滑而舒畅地流过,甜美温暖至极。两人常常陶醉其间,十指相扣构想着幸福的未来。
) O' }  Y+ O, ?. ], N5 o& g1 y* Q: G; ~# s- D
  可惜这并不是属于他们的美丽结局。她的“后遗症”频频复发,作为医生的他们很快就明白这不是个好兆头,她日渐消瘦,他也日渐消瘦、焦急。她常常抓着自己的头发哭喊,怨恨苍天如此不公。
- Q* R& e; p1 n7 i" w# E ( @7 H; V% t1 a
他的母亲赶到医院,趁他不在,用手指顶着她的额头骂:害人精、自私鬼,拖累有大好前程的他,不是爱他而是害他……她那深深凹下去的眼睛迅速地凸起来,却百口莫辩。在他母亲的眼泪和哭诉中她投降了,也认可了他母亲的话——既然不能给他幸福,那就不如早些放手。 9 O# Z$ L8 s) i# B) x; Z7 b' \

  N& P* ~' S' J9 E+ z0 W( n  她是如此爱他,很快出了院,从此不知去向。待再见她时,已是他人妇。他当上了一家大医院的院长,在脑科上造诣颇高,响誉国内外医学界。只有他知道这么多年潜心研究,全是为了她。她听了这些,并不动容,淡然而笑说:你现在不是有个很好的家么。他那炽热的目光有些黯淡下来。是啊!一转身,都已人到中年,各有一个家了,已任不得年轻的轻狂、遐想。聊了些不着边际的话,各自散去。她坐在车里,待他走远,这才抬起头来,拂起长长的刘海儿,那眼里闪亮似明星一般,他不曾知道她的眼睛是闪着火苗的。
' _$ o  b9 I& i% {& e
$ a' }! \& H) v& b+ ?" l 此后,她成了他的红颜知己,他亦是她的蓝颜知己。生活仍在继续,直到他母亲去世,弥留间告诉他她当年离去的原因。他不怪母亲,但内心震痛,血往上涌。他决定找回她,不管花多大的代价。
+ d& j  y4 Q0 v+ a
, m  h3 a8 L- u4 Y  三月的扬州路,樱花的花瓣带着芬芳飘落满地。他驱车急驰前往,到门口,见她正在教孩子念诗,神情如往昔那般从容、安然、淡定。
% w7 j( z+ m# [& g1 ^! D5 Z% d+ b$ O/ C2 L' z6 }
瞬时,他怔住了。* N4 `) t* U$ C% v  ?: u
2 Y3 }$ l& W) U0 f# Z7 C
悄然停驻良久,慢慢地驱车而回,一朵花正好掉到前窗来,分成两瓣,朝两边散落开去。下车,看着两个完好的半边花瓣。他若有所悟,随后释然了。 - E+ C4 @  d2 L6 L

5 ~% E$ s5 c7 F% N; ?! _0 Q+ |2 K 这世界上有一种爱,本该是一个整体,可被世事如花般给分开,成为另外两个整体。. C% S& M3 ]2 N+ s

) T" O0 ]6 a  A0 f 并且各自很好地开放,那么为何不去成全这种美好呢?2 \$ O  L4 v& E$ P0 q/ Y( {  J2 o, t

, l& j4 C! c9 k 不是不爱,而是爱太深,不忍再让其破碎。(伤感文章)
  r7 J) [' e/ x' {$ H! I- n5 B        杭州治疗白癜风医院-北京皮肤病正规医院-遗传性白癜风能治好吗-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werp 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werp 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